中国5G突破无线传输核心技术 最早2020年商用

六和釆44552.com救世报

2018-05-15

靠暴力发家却谴责暴力 台媒:民进党忘了过去的自己 #标题分割#

靠暴力发家却谴责暴力 台媒:民进党忘了过去的自己

据史诗《恩美卡与阿拉塔之王》描述,该王朝第二位国王恩美卡与伊朗的阿拉塔国王达成协议,阿拉塔作为青金之路中转站,重新将阿富汗的青金石运抵两河流域。

中国5G突破无线传输核心技术 最早2020年商用

反年改团体在台“立法院”前抗议。(图片来源:台湾“东森新闻云”)    中国台湾网4月27日讯民进党上台后最不缺的就是抗议,抗议群体几乎涵盖社会各个层面。

就在前两天,岛内军公教团体因不满蔡当局年金改革,发动了大规模的抗争,因抗议激烈,现场爆出严重肢体冲突,警察、记者、抗议人员多人受伤挂彩。

谁知,过去对“太阳花”百般包庇、靠暴力起家的民进党竟重炮谴责此次“暴力行动”,台当局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更扬言要研拟订立“袭警罪”严惩,让外界哗然。

  蔡英文当局强推的军公教年改案将于7月1日上路。

据台湾“东森新闻云”报道,台“立法院”25日召开军改案公听会,“法案”26日送入“委员会”审查。反年改团体“八百壮士”号召万人上街抗议,爆发激烈推挤冲突,共计酿成警察、记者、抗议人士逾百人轻重伤。

台“行政院长”赖清德(左)、台当局领导人蔡英文(右)。

(图片来源: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)  对此,民进党当局从上至下重砲谴责暴力。

蔡英文声称“社会无法容忍这样的非法行为”,赖清德更指示台当局“法务部”、“内政部”、“警政署”研议“袭警罪”,对抗议人士袭警妨害公务的行为加重处罚。

此举引发外界诧异,回想起发生在2014年的“太阳花学运”,同样产生了脱序行为,民进党彼时不仅到场支持,掌权后更对违法学生一一撤告,两次态度竟截然相反。

  据台湾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台当局“行政院”发言人徐国勇辩称,“太阳花”与反年改陈抗的不同,就是学生没有对记者动粗,不会攻击警察,“差别非常大”。

尤其反年改团体还要检查记者的记者证及采访证,昨天有“立委”及官员要进入“立法院”,遭反年团体挡车,叫人家摇下车窗看看你是谁,如果是“立委”、官员就不准进入,什么时候赋予的他们临检权?2014年,岛内爆发“”太阳花学运。

蔡英文(前左)到场静坐。

(图片来源: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)  徐国勇的话显然有失公允。

《中国时报》回顾,当年“学运”占领议场的学生也同样限制记者、“立委”进入议场。

民进党“立委”林淑芬因无法进入议场怒呛警方;“绿委”林岱桦也因带日媒进入“立院”议场遭拒,跟警察发生冲突。

有记者回忆说,当时学生不仅会盘查管制区的居民,也要看记者的“双证件”(‘立院’采访证及记者证),学生不仅跟警方数度冲突推挤,光是首周,就有警、民逾百人受伤,连警方要进入议场也要学生同意。

回顾“太阳花学运”,蔡当局明显两套标准。

  针对台当局研拟订立“袭警罪”,台法界人士大多感到不可思议。

据报道,律师张宸浩直言,现有的妨害公务致死伤原本就有加重处理规定,无法理解为何要叠床架屋又订立“新法”,难道要开民主倒车,限缩人民集会游行的空间,让台湾重回戒严时期?“太阳花学运”学生攻入“立法院”,拉扯攻击驻守警察。

(图片来源: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)  张宸浩援引“太阳花”的判决表示,黄国昌号召群众翻越围墙闯入“立院”,警民爆发激烈冲突,过程中,抗议者受伤,多名警察也流血挂彩,但法院却说是因民众抗拒逮捕致警察受伤不构成违法。

就算未来订立“袭警罪”,有罪无罪还是法官说了算。

他解释,现有刑罚规定已有伤害、重伤害罪及妨害公务等罪,因袭击警察或公务员,造成伤害或死亡,都有加重处罚的规定,不懂为何要再制订“新法”,难道是对八百壮士与“太阳花”有不同标准。

  台退休警察协会总会长耿继文则表示,赖清德选在反年改抗争后抛此议题,感觉又是分化、操弄的政治手段。

以前民进党在街头打警察,汽油弹、砖头齐飞,那时他们大喊“推翻威权!”现在执政却跟警察摸头,什么公权力不容挑衅,双重标准,讲来讲去都是漂亮话。

  2014年,参与占领行动的学生在议场内兴奋地合影。

(图片来源: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)  耿继文指出,“学运”时,他从桃园率6个分队赶赴“立院”支援,包括蔡英文和一群绿营民代都在场,她们手牵手围成人墙阻挡警察行使公务,有人吐口水,有人用脚踢,大喊:“警察打人!警察出去!”当时统计共有100多名警察受伤,这些事情“警政署”都有资料,搜证光盘也还在,当年的民进党,要多暴力有多暴力,现在却一面倒谴责,要不要为过去的自己先道歉?  对此,台湾《联合报》发表文章指出,反年改团体进攻“立法院”的场面其实早在民进党“立委”为“太阳花”学生打开“立法院”那扇门时,就种下了因;反年改陈抗失控的结果,也早在蔡当局上任签下第一份公文撤告“太阳花”时,就埋下了导火线。

对于现在强调“不对暴力低头”、誓言“依法究办”的掌权者,人民也不会忘记,他们曾经是这类暴力的源头,他们又曾经怎样地嘲弄“依法究办”。

  反年改团体“八百壮士”在“立法院”前抗争,大批警力彻夜轮班戒备,疲累的警察只能靠着盾牌稍事休息。

(图片来源:台湾《中时电子报》)  《中国时报》指出,“学运”后,蔡英文要国民党以怜悯心容忍抗争群众;执政后更对涉案者撤告。

当她决定这样做,就注定未来某一天,必将有另一批“公民团体”会循相同模式重演抗争。

滥用民粹者,终被民粹反噬,蔡当局不过是自食恶果。

靠街头起家的民进党,说要增订“袭警罪”已是莫大讽刺。

更严重的是,蔡当局若拒绝自我省思,继续以改革之名行斗争之实,制造各族群冲突的因子,那么,就算把台湾变成警察“国家”,也止不住遍地陈抗烽火。

(中国台湾网李宁)[责任编辑:李宁]。